只是想想

膝丸和他哥两个人一起光着身子坐在床上用一副耳机听酸母寺。太阳刚刚升起,晨风倦怠。旧的公寓墙壁上糊满了报纸和广告画,管道老化发黄起斑。卫生间漏水,啪嗒啪嗒。随身听没电了就一起抱着睡,发泄了用卫生纸擦掉然后扔到床底下,下雨了就一起闻闻春雨的潮湿气味。绝对的理解和服从,在筑地这间小小的公寓里。

在我眼里这就是他们可以载入平成史册的恋爱了,嘛。

评论
热度 ( 17 )

© 狂暴柏拉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