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好不是真的

梦见自己堕胎,在帝国少年插画风格的城市里奔跑,整个城市都是一个大医院,形形色色的医者形色匆匆,我怀着不认识的人的孩子,感觉既新奇又麻木,肚子里血浆奔涌。没有人愿意帮我打掉它,梦的最后,莫名滋生出一种病态的幸福感 。我和那个孩子,我们两个人一起,坐在一张长凳上看着医院里的人。然后一阵绞痛。
那个孩子掉了。
我画过很多少女的下体,都流着血的。从肚脐到脚,粘粘糊糊,站着血泊里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 )

© 狂暴柏拉图 | Powered by LOFTER